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yd059的博客

琴瑟自吾事,何求人赏音。绝弦真俗论,不是古人心。(古诗)

 
 
 

日志

 
 
关于我

艾略特.欧维特说: 摄影是一条很艰难的路,人很多,机会却很少。我最好的建议就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因为快乐而摄影。说到底,摄影只是一种消磨时间的绝佳方式。

码头旧事  

2018-02-06 20:5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ips:以下文字草就于2009-02-27 04:16

码头旧事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不开心?"萧迪生问.

"......."

"哎,朗诵一首诗给你听,"迪生说,

"山东大地坑连坑,黄河两岸铁壶声,大名湖畔炸油条,胶州湾畔卖花生.嘻嘻,听过吗,嗯?"

“有点意思,”我不愿扫迪生的兴,边走边敷衍了一句。

这年头,“写不完的检查请不完的罪,搞不完的大联合建不完的革委会”,真是乱世英雄起四方啊。这王效禹先是1月22日夺了岛城的权,2月3日又到济南夺了山东省的权,成了山东省革委会主任。可叹的是这效禹主任幼时没有把天花处理好,至今满脸留下了密集的大疤套小疤、小疤里面还生着花,于是就造就了“山东大地坑连坑”的美传;这韩金海原本是一焊工,据说水壶漏了,只要是金属水壶,他焊补得还是不错的,如今追随那效禹先生造了反、夺了权,当上了省革委会的常委;与金海同居济南的一女士,原本在那泉城大名湖畔支摊儿卖过油条,如今也名列常委;而在岛城就追随效禹先生的杨宝华,先是造反,后是伙同一起夺了市、省两级的权,鞍前马后,也算是效禹的功臣,只是此君灾荒年间捣弄过花生,民间传说他把花生米炒熟了,一包八粒卖一毛钱,从此得到了“杨八粒”的雅号,如今效禹到了省里,他就成了岛城的革委会主任。

“想什么呢?”迪生用手在我脸上晃了晃,“小心别撞墙哟!”

自从学校组织我们到大港干活,我和迪生就一起上班。我们俩初中一班,高中又一班,私交格外好。

“听说咱们干不了多久了,”我似问非问地说。

“消息绝对可靠。不过不是全部不用,可能要从咱们之中挑选那些根正苗红的留下就业,成为正式码头工人.......”

“可咱们怎么办?”

“有路子就业,最好。否则,那就.......”

是的,否则就只能走那条光明大道------“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到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我俩都没有明说出这句话。

叮,铃,叮,铃,......  一阵自行车铃声冲着我俩中间砸了过来,我俩急忙本能地两边分开,刚要开骂,

“哈,哈,哈,嘻-------!吓着了吧?对不起哟,两位小朋友!”

“该死的谷纯,你.......”

听到这异于“岛城国语”的普通话,我也反映过来了,是谷纯这小子。他早年曾随父母在北京待过几年,所以说话带着较明显的京片子味。

不由分说,我俩就把他从自行车上揪了下来。

刚要收拾他........ 

“小兄弟,那捕捞公司该怎么走?”一路人过来问道,口音明显是外乡人。

“田科长,捕捞公司在哪儿啊?”我和迪生不约而同地冲着谷纯说。

“你呀,问对人了。这捕捞公司嘛,在小港。”谷纯一本正经地和那人说道。

“前面不就是港务局吗?”

“没错,是港务局。但这里是大港。不是告诉你那捕捞公司在小港了吗?嗯------?”谷纯故意把后面这个"嗯"字突出读出了拐弯儿的长三声。“他还真把自己当科长了,”迪生憋不住笑地低声跟我说。

“那.......?”那人满脸困惑。

“大港归港务局管,而港务局嘛,归交通部管。干脆,一句话这大港归中央管。小港嘛,归海运局管,海运局嘛,归岛城市管。凡是省内近海货运,渔码头都在小港。你------,明白了吗?”

“是,是是,明白了。可是怎么走可以到小港呢?”

“看见这条大马路了吗?它是直的,你就直走;它拐弯儿的时候,你就顺着这路拐着弯儿走,顺着这大路走。往前走,如果看到了海,看到了渔轮和小货轮,那就是到了。就近一问,就可以找到捕捞公司了。”

“还不谢谢田科长?”我们俩又一起玩儿了一哄。

“谢谢田科长!”那人走了。

我们同学三人也一起往码头走去。

“这叫什么?知道吗?”迪生叫着,“这叫‘叫花子蹦高------穷乐’,你们地,明白!”

我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但愿老天眷顾,下午和晚上都别起风浪,海上没有那刺骨的寒风,毕竟会好受些。”我心中暗暗祈祷着。

我们更换工作服的地方,是一个老式西洋建筑的地下室。进了地下室,恰好遇到同班一个打早班的同学,

“今天活多吗?”我顺便问了一下。

“不少!据说今天夜里12点之前,必须把那什么‘丸’号船上的化肥全部卸完。我们早班刚开了个头,就看你们中班的了”

“老搬,老搬,腿痛腰酸!”迪生在那边边换衣服边哼哼。

我们岛城把装卸工统统叫做“老搬”-----搬运工,纯粹凭体力、凭自己的血汗干活的这么个群体。

海上风平浪静。

“阿弥陀佛!”我走出地下室后暗暗念了一声佛。

那些远洋大货轮的尾旗懒洋洋地垂落在旗杆上,远处的天湛蓝湛蓝,近处的海水映着蓝天向远处伸展着,再伸展着,远处天上离地平线不远象是花团锦簇堆着一些白云。

我们这帮特殊的码头工人-----还未离校的高中生,在一工头的带领下,走向一号码头。

“最高指示:抓革命 促生产。”工头例行公事地按惯例开始了他的指示,“今天咱们这一组的任务就是把这条船上的化肥全部卸完,”他指了指那挂着日本旗的什么什么“丸”号说,“为了加快速度,码头上紧急调动了一个组在岸上卸,海里紧急调动了一条大驳船靠上去接驳,咱们组到驳船上。大家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大无畏精神........ 当然了,也要注意安全。”

“他怎么老爱用‘紧急’俩字啊?”迪生小声咕哝着。

“我坚决把‘一不怕别人苦,二不怕别人死’贯彻到底!嘿嘿。”谷纯趴在我耳朵上嘟囔着。我立马儿闪开了一点距离。这话也就是他敢说,人家的老子是“革命军人”,我第一次看到的,那五十年代授衔时、一定级别的军官才有的宽大牛皮武装带,就是文革刚开始时,他手里提着的。

别看我们是来到码头不到两个月的在校学生,大家干活,那是没得说,极有效率。随着外轮上一钩一大网兜十来吨化肥向驳船上的不断重复吊挪,驳船上的甲板很整齐地码起了越来越高的化肥垛。那些化肥是用非常结实的牛皮纸袋包装的,一袋50 公斤。驳船被越来越多的化肥压得吃水也越来越深。

“大家先暂时休息一会儿,卷扬机出了点小毛病,一会儿就好。”在外轮甲板上操作卷扬机的师傅高声喊了几遍。

大家也早已汗流浃背,巴不得能休息一会儿。

跟我们一起在驳船上干活的码头工人,趁这空当儿,在化肥垛里似乎搜寻着什么。噢,明白了,他们是在找香烟,一种比咱们国家香烟要长的香烟,他们把它叫做“带把儿”的烟,学名叫带过滤嘴的香烟。那可能是船在日本装货的时候,那边工人不留神散失下来的。

最高一层的化肥袋纵向码放了三分之一了,自下而上,驳船上的化肥垛成阶梯状。我们先是坐在最高一层化肥袋上,把腿斜垂在下面几层上,看着那围着船飞来翔去觅食、不时还发出几声凄厉叫声的海鸥。

海面上出现了丝丝涟漪。

“要起风了。”不知谁说了一句。

大部分人都到了下面的阶梯避风了,在最上层的只剩迪生、谷纯和我。

“歌声迎来了金色的太阳,

   双桨划破了千层波浪。

   我们在海上架桥铺路,

   让航行地船儿,

   一路顺畅!

   年轻的航标兵用生命的火花,

   点燃了永不熄灭的灯光。

   .......   ”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只知道这首《航标兵之歌》很快就成了我们的合唱。望着渐渐暗下来的天空,那花团锦簇般的白云似乎还驻留在天边原来的地方,只是由上而下越来越红,似乎是彩色水墨牡丹。那冉冉西下的夕阳,似一团不太旺的火。

突然间,感觉像是乌云驺然压顶。不好!

我就势把躺在我身位稍下的谷纯使劲用双脚蹬翻到了下面两层,自己和迪生也不约而同地滚下去,几乎砸在谷纯身上。谷纯刚要发作,却又不由自主地顺着我惊恐的眼神向上望去........。

大家又一次汗流浃背,这次是惊恐的冷汗。

原来,卷扬机已经修好。外轮甲板上的师傅也向驳船打了招呼,而我们却没有在意,还沉浸在歌里。而这时一钩吊着十来吨的网兜化肥悠了过来,几乎擦着最顶层的化肥袋悠了过来,恰恰是我们三人躺的那个地方。如果.........。

终于下班了,任务也完成了。

谷纯推着自行车,我和迪生一左一右,一起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

“知道吗,四中昨天夜里出事了。”我们同校另一个班的同学追上来跟我们说,今天他也是中班。

“......?”

“他们学校,也是毕业班的同学,上夜班卸小麦。那条载有小麦的希腊船,昨天一夜,最后全部卸完了。那个同学披着短棉大衣从底舱登梯往上爬,手都要出甲板了,可是那短大衣这时却脱了身。他一只手抓着梯条,另一只手本能地去抄那大衣。谁知道却.......”

“失手,人也随着大衣一起跌到了底舱是吗?”迪生问。

“......!”那同学没有答茬,“那船,我上班前早到了点儿时间,我去看了。从甲板到底舱,足有近十层楼那么深。”

“你有登轮证?”我顺口一问。

“有,他们已经通知我,说只要我同意,就给我转为港务局的正式职工。”他不无自豪地说。

“有福气的人,为你祝福!”我心中暗暗说。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

“也好,解脱了,再也不必考虑要不要下乡了!”迪生说。

大家无语,.........。

那时,我们是早该毕业、但却仍然在校的高中生,很年轻。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