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yd059的博客

琴瑟自吾事,何求人赏音。绝弦真俗论,不是古人心。(古诗)

 
 
 

日志

 
 
关于我

艾略特.欧维特说: 摄影是一条很艰难的路,人很多,机会却很少。我最好的建议就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因为快乐而摄影。说到底,摄影只是一种消磨时间的绝佳方式。

网易考拉推荐

忆 夜宿边墙  

2018-01-16 11:3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8月11日,首次在长城过夜,离北京100多公里开外的金山岭长城,很狼狈(见《忆 古北口 金山岭 长城》)。

2015年5月28日,再次在长城过夜,怀柔,箭扣长城。

2016年6月24日,第三次在长城过夜,怀柔慕田峪长城第十四楼门外。

 

PS:过夜 边墙  2016年6月24日

 
那天 . . . . . .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恍恍惚惚    
野望京城,空中不是星星,是起或降的航班,北京国际机场一带灯火辉煌,天上地下,一派繁荣,
20160624,星期五   20:21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0:34 ,20160625,缺月当空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0:44 ,天上雲托月,星期六,20160625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霞光乍现,东方破晓,20160625,3:52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长城敌楼内,第十四楼,慕田峪   20160625,4:03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拂晓,怀柔城区,20160625,4:04,东望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首都机场一带安静下来了  20160625,4:06,南望京城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东方破晓,20160625,4:06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4:07,20160625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20160625,4:14.拂晓北望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晨辉中的长城,4:25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醒城盼日出,4:28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龍鎖峻岭,4:35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拂晓缺月挂邊關,4:42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呼之欲出,4:45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犹抱琵芭半遮面,4:50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朝陽跃起,4:54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朝陽探楼内,4:55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层林尽染,4:56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容光焕发,5:01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扶摇直上,5:03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金蛇曼舞,5:04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金辉长城    5:04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晨陽下长城马道。城垛染金   5:09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晨陽下的十四楼,5:10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晨陽斜照,5:12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似乎旌旗猎猎,似乎铁甲金盔枕戈待旦   5:50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回头望,无风无雨,朝陽金光古城墙,端庄!  5:54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噢,十四楼,让我再看你一眼    5:57 
06-26 18:52
江上听雨
长城是命……
回复| 删除
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06-26 19:33
 xyd059 回复 江上听雨
差不多了,呵呵。夜,破晓,晨陽下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6月23日,京城空气通透,天空晴朗。有那么一段时刻,似乎空中降下天籁:“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
是佛的意愿,是长城的呼唤,是我的心动。
该去看长城了!


6月24日,一人,一杖,一背包。背包里两瓶碳酸饮料550毫升瓶装水三瓶,一台相机,一个睡袋,一件皮肤衣。那蛋巢防潮垫,放下又拾起,拾起又放下,终,还是放下了。毕竟双腿已非昔日。再说,即使到了山下,折回头也并非不可能,能不带就不带了。
出门,天空湛蓝湛蓝。真不知道是哪个保洁公司,会把覆盖整个世界的大天打扫得这么洁净,极目天穹,没有丝毫杂质。阳光灿烂。
怀柔,北方天际线, 上空, 团团白云。归乎哉不归,今天?天平向夜不归那侧倾斜。
路过超市,买了一包吐司(360g装,已切片),顺便又买了一个现烙的煎饼。怀柔发往那山村的车,发车时间11:30。为轻装,上车前,将煎饼落了肚。
12:00,车到小山村,非常非常熟悉的山村。那条通往山里深处的路,不知走过了多少遍。尽管如此,我还是告诉自己:必须量力,一切都要以能自行安全回撤到家为前提。我数着自己走过的步数,研判着身体的承受系数。步行1000步后,强制自己坐在山路旁休息了10分钟,状态乐观。考虑到,前路越来越陡峭,参照前1000步热身的感受,决定每走600步,坐下来休息5分钟以上。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明智的。当我完成第三个600步,合计走了2800步的时候,人已挺拔在登山小路上了。
太阳很大,中天。白云片片,漫飘。再次补水。山路上走了30步,又给自己确定:每走10步,歇腿休息2到3分钟......
2:07,翻上长城。
之所以带有一点风险地“翻”上长城,不是为了逃票,自己有免费证件,只是喜欢这种感觉。
在城墙马道上,走走,看看,歇会儿;歇会儿,看看,再走走;很是惬意。太阳,透过蓝天上漂泊的白云,洒下阳光,郁郁葱葱的大地一时间变得斑驳陆离,蜿蜒的长城忽明忽暗风情款款。微风,山上的微风,习习吹来,一扫从山下带来的炎热,一浪浪舒心的凉沁入身心,不经意间便飘飘然了。
瞧,那一片白云很大很大,飘过来了,缓慢。慢慢的,慢慢的,那片云由白变成了灰。头顶暗了下来,雨滴,很大的雨滴,落到了脸上,落到了肩上,胳膊上,背上。大雨,斜着,落下来了,可以看到雨线。我从背包里拿出那件皮肤衣,盖住了挎着的相机,把雨滴隔在了身外。不少游客撑开了伞,彩色,长城上游动着,好看极了。有些没带伞和雨具的遊客,紧靠在墙边......不一会儿,马道半边改变了颜色。
只是,这雨来得突然,去得也快。
时间不知不觉溜走了,城墙上的遊客越来越少。
阳光下,身影越来越长。天,渐渐暗了下来。
太阳终于藏到了远处山下,留下了几抹彩云,撒下了半天的晚霞。这古老的边墙上,只剩下我一个人,静静地沐浴着晚霞。
该确定过夜的地方了。
第十四敌楼,对,十四楼,附近最高处。离敌楼不远,边墙下低处是一开阔的平台,遊客可以通过那里去搭乘缆车。
察看过楼内,又看了楼外两侧,敌楼西门外北墙下犄角处,有块宽达70多厘米部分,高出地面,睡袋完全可以铺开。睡在这儿,一是借助犄角可以避风,二是夜里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可以退至犄角,不至于腹背受敌。
不料,铺好睡袋,刚刚坐下脱鞋打算躺会儿,便感觉有不少蚊子围了过来,很快脸上、颈部、脖子、胳膊便被叮得奇痒难忍。情急中,想起避雨时的皮肤衣。立马拿出来,套在身上,将连衣帽拉起套在头上。颈部,胳膊、手,都护住了。可是蚊子仍不依不饶,往脸上扑。
一阵山风袭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夜里的山风很凉。
对了,风大的地方没有蚊子。扯呼。
将睡袋转移到了十几米外的风口处。山风不断,不一会儿双腿有点吃不住劲了。于是就钻进睡袋仰面躺了下来,盖着蓝天铺着地。
放眼四周,并非伸手不见五指。远处山形依稀可见。看着西天半空那颗亮亮的星,毫无睡意,情不自禁地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长城,英文拼写为 The Great Wall 。纽约有一条声名显赫的街为 Wall Street 。我不明白的是,称长城是伟大之墙,自然靠谱;可是这大名鼎鼎的华尔街,跟这 Wall 又是个什么关系呢?莫非这华尔街按其本意该叫“墙街”?
打住,去它的 Wall Street 吧,太远。
长城号称世界八大奇迹之一。我曾多次想:明明是长长万里的高墙,为什么要叫它”长城“呢?百思不得其解!突然有一天,似乎明白了。假如退回到民国及民国以前,在这华夏大地上,基层政权被称作县政府或县衙,而这县政府或县衙所在地,往往叫做县城,而这所谓县城早先往往都要修筑一圈高墙围起来,于是,这一圈高墙便成为城的象征或LOGO,墙成了城。国人绵延万里的高墙类似县城城墙,如是也便成了城-长城。
提起这城墙,我想,这是不是咱们族群缺乏安全感的表征?咱们族群的先人是不是曾经遭遇过几乎灭顶的灾难,从而在自己和后人的神魂中植入了恐惧?放眼中原大地,几乎家家户户都要筑墙,一家人圈在墙和房构成的封闭的天井里。几乎县县都要筑墙,将聚居的人们圈在封闭的城墙内。作为国,在国界上筑墙-长城,把国人圈在国墙-长城内。咱们族群的社会,用官话叫做农耕社会。国人耕种时面向黄土背朝天,收获时还是面向黄土。回家,四顾是墙,关注的是家里的粮,可能还有猪圈里的猪,天井里的鸡和狗;出门,关注的是地里庄稼。在四合院里,自己觉得安全,但是当危险已经逼近墙根了,墙内的人也看不见...... 

 

PS:过夜 边墙 2015年5月28日

冥冥之中,似乎有只看不见的手在安排。

 戀在燃烧,我决定去你怀里:夜里,肌肤相依偎;晨曦中,共伴朝阳飞。一生痴情,与君随。
一个月前(5.13),我说过:“戀,是心结;戀,是煎熬;戀,是召唤。”

登上去,五个小时到达预定标的。夜晚8点在接近千米的高处独自散步。夜里2点,巡逻。夜里3点,易地再睡。夜里4点拍照。从离开,到车站,五个半小时......

5.13那天,我曾在路旁山沟大树下雪藏了一根“拐棍”。寻,然而已无踪影,懊恼至极。说来奇异,没几步,眼前一亮:一根一米多长、不到拇指粗的树棍儿,竟然就躺在面前路中央。拾起,轻;怀疑不能负重,折摔了几下,喜:轻便适用。那条陡峭的登山羊肠道,艰难!想起一句戏文: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痴情于戀,自当不畏艰难险阻!况且,前路虽有艰难却无艰险。拄杖前行,两步喘吁吁,八步一停留。说来,难以置信:每当拄杖停留,就会听到清晰的嗡嗡声,一只蜜蜂在面前一尺左右悬飞。你走,它飞走,不见;你停,它飞来,对你嗡嗡嗡。它,似乎是一个旅伴,似乎是一个信使,又俨然一个向导......
灰云集,愈浓,天色渐暗。小路旁,灌木丛,渐高,渐密。
汗水淋淋,身负的包,变得越来越沉重。
鸟儿的啁啾,渐行渐远。脚下的山路,越来越高,浓淡不一的云团,越来越低,身旁听见断断续续的簌簌,掉点儿了。我关掉手机的电源,以免招来雷击。
一切都熟稔。山路越来越陡峭,后来渐缓,再后来,又是长长一段陡峭......
不知什么时候起,身旁灌木换做了高一些的山桃与山杏交织的树林,天似乎不再那么暗了。或许是自己量力而行,或许是有了些许适应,也或许是极限已过,感觉脚步略为轻松了点儿,呼吸也不再那么急促,心跳也缓了下来。心中,窃喜。
身旁的树更高了,眼前反而开阔了许多。不少的藤,从这棵树缠绕向上,接着又盘上了另外一棵树。一阵山风袭来,顿时凉爽了许多。须臾,黄豆大的雨滴落下来。树叶似乎欢快起来,纷纷去承接那稀疏不一的雨滴。那一刻,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雨声,风声,树叶声,交响,假如婆娑可以听,那交响该就是婆娑吧?
我的戀,已经不远。
终于,绿树丛中的你,现在了我面前。终,我到了你怀里......
一楼,一棚,只隔约百米。
傍晚,乌云遮天,雾霾弥漫,未见金光斜倚。
那一夜,相依偎,铭心刻骨,惊心动魄,经沧海,过巫山。
翌日晨,浓云漫漫,浅霾如幕,愈觉慵懒缱绻。
天亮了,我不舍,却不得不离开你。

有聚就有离。

回首,空中,仿佛天籁: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活佛说:那一日,我转遍所有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那一月,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能贴近你的体温。那一年,我翻过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能在途中与你相遇。
活佛,何等痴情!
我,不为超度,不为朝佛,不为修来世,手拄拐棍,汗水湿透衣背,攀登万步山路,只为能与你相依偎。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韦庄,何等痴情!

我曾为你,摔下山涧,遍体鳞伤;我曾为你,盖蓝天,铺城砖,饥寒交迫,以明月当灯,独自在深山辗转,不悔,无怨。2014年8月12日,那一天,我与你,一起望那东方破晓,红日喷薄,共沐朝霞。
“假如你是一朵鲜花,我愿睡在你的花瓣下。夜晚闻着你的芳香,早晨看着你开放”。
这俄罗斯诗人,何等痴情!
你,冬蒙寒霜雪,春拥山花海,夏卧翠绿丛,秋成大敦煌,风情万种,仪态傲俏。每当旭日初现,朝霞掩映下,你似睡似醒,迷煞众生。每当夕阳西下,金光斜倚中,你慵懒缱绻,诱人痴醉。你历经无数沧桑与战祸异变,你挺过无数风刀霜剑,你东临瀚海西入大漠,你耸立于叠嶂峻岭,你逶迤于山溪江川,你总是不屈不挠,执著无言。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已经走到你身边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这敌楼已倾颓、坍塌过半。
楼的东面,是慕田峪长城,西面通向牛角边。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途中一阵大雨,藏身此处避雨。
左面墙角处的包,装有相机;兰花包里是腿堡。右面墙角双肩背,装有三脚架、户外睡袋、替换衣服、瓶装饮品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那最高处的敌楼,即箭扣长城正北楼,预期中夜宿处之一。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西望正北楼,楼上有人。后来知道是一对情侣,老外,很年轻。 已是傍晚,没有夕阳。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距离正北楼百米左右,有一棚。这棚也是预期中的夜宿处之一。拧去汗水的上衣与裤子晾在棚杆任风吹。换上干衣服后,暖和多了。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在正北楼顶东望,可以看到那棚和棚后绵延高处的牛角边。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可以看出,正北楼顶原来有舖房(楼橹),墙基、石柱基座、残墙俱在。究竟是自然坍塌还是人为拆毁,不得而知。远处是牛角边之角顶处。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在正北楼顶西望,29日凌晨4点,将所有的行李扔在正北楼,只带着相机,下到中间敌楼左下方那敌楼后,便匆匆赶回。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夜里难眠,出楼东望。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从棚到达正北楼后,听到有人交谈。循声,楼西,楼下是四个年轻的外国人,两对小情侣。他们勉强能听懂极简汉语。通过打手势, 知道他们今夜打算宿在此处。当时心中暗喜,决定不住棚,也住到楼里,夜里毕竟可以不孤单了。我向他们明确表明了这一决定。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我离开正北楼,到棚中将行装转移到楼里不久,就登上楼顶拍照。后来,看到一对情侣从楼西侧爬上楼,然后双双向慕田峪方向走去。再后来,我从楼顶下到楼里,躺倒在地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起身,转遍楼里,无人;西侧楼下,无人;楼南北两侧是不可能有人的。是的,我又成了孤家寡人,心里不免添了许多惆怅。躺在睡袋里许久,终难入睡。无奈,起身下楼,独步到百米开外的棚,站在这里呆呆地看着正北楼好一会儿。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这离去的一对,或许就是那四人中的二分之一。另外二分之一,或许是向西去哪里了。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夜里,风声不断。疑似有小动物在身边遊动,类似夜里有家鼠活动。我本能地抄起手边那沉沉的金属三脚架,然后打开手机,点开屏幕上手电筒图标,起身四顾:没有任何动物。一阵劲风,只见头枕的背包处,聚集的一些包装小食品的小小塑料袋随风起舞,滚来滚去。深夜作祟的就是它们!此后,再也难眠,半睡半醒......
夜里刚过三点,起身,踱步到楼的东门,拍下了这凌晨景色。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楼西侧,放眼望去就是这样。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凌晨从正北楼西门下楼,来到此楼顶回望正北楼。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途中要经过此“石门”,城墙上有这样一座石门,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该不夸张吧?要过这石门必须身贴左面巨石,向左上方走,地面中间大石块右侧就是悬崖。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天亮了,收拾好行装。千错万错,错在从前面那棚处下山。那是一条极其漫长曲折的下山路。
再到正北楼,返回时,循着昨天的来路返回,才是最佳路线。 
苦累,依然痴情(《痴情,很累》续) - xuxin_010 - xuxin_010
下山时遇到这样一棵挡横的拦路树。一宵惊魂过的我,坐在这树干上荡悠悠了好一阵子。这细细的棍儿,就是路上神遇的棍儿。 
双肩背 包里,一条被子,一个三脚架,一套替换衣服,五瓶喝的。单反相机装在一挎包里,包外插有一瓶瓶装水。一个尼龙绸包内,装有俩汉堡包,辣的:分别用作28日晚餐和29日早餐。尼龙绸包,拴在挎包上,然后再将挎包转为腰包。四部手机,一部联通,一部移动;另外两部残疾手机,一部用来放歌,一部夜间可用作手电。口袋里,塞有一个卡片机。
在本博日志《昨天,5.13》文字结尾,我说过:“或许,今夏某一天,正北楼一带,长城上露宿,一个人。”
准备的是一个人,几乎会是多人,最终还是一个人。天意。
痴过,戀了,去了,极累过,惊悚过,满足过,喜悦过,楼里独自宿过......
难忘的一夜情。
正北楼,位于箭扣长城与慕田峪长城之间,是箭扣长城重要组成部分。
登正北楼有多条路线:1.先登上慕田峪长城,然后向北沿长城一直前行,最终可到达正北楼;2.由北沟村登山走小路,登上长城后向西,到达正北楼;3.由田仙峪(桃峪)村上山,登长城(见下图,由涧口处登上长城,再右转沿长城一直走;也可以走另外一条山路最终在东一楼一带登上长城);4.由庄户村走山路登上长城,沿长城经北京结后去正北楼;5.由西栅子登上长城,沿长城到正北楼;6.由延庆登上九眼楼,再沿着长城按下图登正北楼。
登正北楼,需要一定体力。
日落西山后,私奔正北楼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夜不归宿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夜里3点11分看到的 
夜不归宿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箭扣长城  正北楼上西望
夜不归宿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牛角边 正北楼上东眺 
夜不归宿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难忘,20150528夜。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高处的敌楼,正北楼,是我5月28日晚的“寝宫”,嘻嘻。这是29日晨,从楼的西面仰望。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晨,从东侧望正北楼。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中部,最高的敌楼就是箭扣长城正北楼(2013年在九眼楼处拍下的) 。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正北楼西的景象。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夜里,身边嗦嗦作响,惊魂难寐,拍下的魅影。楼里四处漏风,且凤大。瑟瑟,声,如鼠如狐,触及自己头部时,毛骨悚然,惊恐万分。打开手机照明,只见一些包装过食品的小小塑料废弃物,随风吹作响游动,并无他物,方心定。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寝宫如墓,不是吗?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一手使用手机手电筒功能,一手用卡片机拍照。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闪光灯下,卧榻,龙被。三角架很重,金属,置于手边,以在突发情况下用作武器。龙被,系出发前三天在户外运动专卖店购置,漂亮吧?极限温度为摄氏10度。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左侧,是登山时湿透的衣服和拐棍。墙壁多处被遊人们燃木取暖熏黑。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天微微亮
那晚,寝处(《夜不归宿》续)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山下是一小山村。29日下山,到达那村,我花费了4个小时。

已成往事,却已铭心。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