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yd059的博客

琴瑟自吾事,何求人赏音。绝弦真俗论,不是古人心。(古诗)

 
 
 

日志

 
 
关于我

艾略特.欧维特说: 摄影是一条很艰难的路,人很多,机会却很少。我最好的建议就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因为快乐而摄影。说到底,摄影只是一种消磨时间的绝佳方式。

网易考拉推荐

那天,夜不归宿 . . .  

2017-05-30 09:50: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上山了?”
“嗯。”
“为长城?”
“嗯。”
“腿不痛了?”笑,含义微妙。
“......”笑,赧然,
“怀柔山里,长城,一夜,独自一人。”窘相。
“长城是命......”


2016年上半年,北京有不少不少天空通透的日子。一直不安分、野惯了的我,却只能抚摸着自己不中用的双膝,眼巴巴地望空兴叹。
6月23日,京城空气通透,天空晴朗。有那么一段时刻,似乎空中降下天籁:“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
是佛的意愿,是长城的呼唤,是我的心动。
该去看长城了!
2016年,6月24日,一人,一杖,一背包。背包里两瓶碳酸饮料550毫升瓶装水三瓶,一台相机,一个睡袋,一件皮肤衣。那蛋巢防潮垫,放下又拾起,拾起又放下,终,还是放下了。毕竟双腿已非昔日。再说,即使到了山下,折回头也并非不可能,能不带就不带了。
出门,天空湛蓝湛蓝。真不知道是哪个保洁公司,会把覆盖整个世界的大天打扫得这么洁净,极目天穹,没有丝毫杂质。阳光灿烂。
怀柔,北方天际线, 上空, 团团白云。归乎哉不归,今天?天平向夜不归那侧倾斜。
路过超市,买了一包吐司(360g装,已切片),顺便又买了一个现烙的煎饼。怀柔发往那山村的车,发车时间11:30。为轻装,上车前,将煎饼落了肚。
12:00,车到小山村,非常非常熟悉的山村。那条通往山里深处的路,不知走过了多少遍。尽管如此,我还是告诉自己:必须量力,一切都要以能自行安全回撤到家为前提。我数着自己走过的步数,研判着身体的承受系数。步行1000步后,强制自己坐在山路旁休息了10分钟,状态乐观。考虑到,前路越来越陡峭,参照前1000步热身的感受,决定每走600步,坐下来休息5分钟以上。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明智的。当我完成第三个600步,合计走了2800步的时候,人已挺拔在登山小路上了。
太阳很大,中天。白云片片,漫飘。再次补水。山路上走了30步,又给自己确定:每走10步,歇腿休息2到3分钟......
2:07,翻上长城。
之所以带有一点风险地“翻”上长城,不是为了逃票,自己有免费证件,只是喜欢这种感觉。
在城墙马道上,走走,看看,歇会儿;歇会儿,看看,再走走;很是惬意。太阳,透过蓝天上漂泊的白云,洒下阳光,郁郁葱葱的大地一时间变得斑驳陆离,蜿蜒的长城忽明忽暗风情款款。微风,山上的微风,习习吹来,一扫从山下带来的炎热,一浪浪舒心的凉沁入身心,不经意间便飘飘然了。
瞧,那一片白云很大很大,飘过来了,缓慢。慢慢的,慢慢的,那片云由白变成了灰。头顶暗了下来,雨滴,很大的雨滴,落到了脸上,落到了肩上,胳膊上,背上。大雨,斜着,落下来了,可以看到雨线。我从背包里拿出那件皮肤衣,盖住了挎着的相机,把雨滴隔在了身外。不少游客撑开了伞,彩色,长城上游动着,好看极了。有些没带伞和雨具的遊客,紧靠在墙边......不一会儿,马道半边改变了颜色。

那天,夜不归宿 . . .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那天,夜不归宿 . . .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只是,这雨来得突然,去得也快。
时间不知不觉溜走了,城墙上的遊客越来越少。
阳光下,身影越来越长。天,渐渐暗了下来。
太阳终于藏到了远处山下,留下了几抹彩云,撒下了半天的晚霞。这古老的边墙上,只剩下我一个人,静静地沐浴着晚霞。
该确定过夜的地方了。
第十四敌楼,对,十四楼,附近最高处。离敌楼不远,边墙下低处是一开阔的平台,遊客可以通过那里去搭乘缆车。
察看过楼内,又看了楼外两侧,敌楼西门外北墙下犄角处,有块宽达70多厘米部分,高出地面,睡袋完全可以铺开。睡在这儿,一是借助犄角可以避风,二是夜里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可以退至犄角,不至于腹背受敌。
不料,铺好睡袋,刚刚坐下脱鞋打算躺会儿,便感觉有不少蚊子围了过来,很快脸上、颈部、脖子、胳膊便被叮得奇痒难忍。情急中,想起避雨时的皮肤衣。立马拿出来,套在身上,将连衣帽拉起套在头上。颈部,胳膊、手,都护住了。可是蚊子仍不依不饶,往脸上扑。
一阵山风袭来,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夜里的山风很凉。
对了,风大的地方没有蚊子。扯呼。
将睡袋转移到了十几米外的风口处。山风不断,不一会儿双腿有点吃不住劲了。于是就钻进睡袋仰面躺了下来,盖着蓝天铺着地。
放眼四周,并非伸手不见五指。远处山形依稀可见。看着西天半空那颗亮亮的星,毫无睡意,情不自禁地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长城,英文拼写为 The Great Wall 。纽约有一条声名显赫的街为 Wall Street 。我不明白的是,称长城是伟大之墙,自然靠谱;可是这大名鼎鼎的华尔街,跟这 Wall 又是个什么关系呢?莫非这华尔街按其本意该叫“墙街”?
打住,去它的 Wall Street 吧,太远。
长城号称世界八大奇迹之一。我曾多次想:明明是长长万里的高墙,为什么要叫它”长城“呢?百思不得其解!突然有一天,似乎明白了。假如退回到民国及民国以前,在这华夏大地上,基层政权被称作县政府或县衙,而这县政府或县衙所在地,往往叫做县城,而这所谓县城早先往往都要修筑一圈高墙围起来,于是,这一圈高墙便成为城的象征或LOGO,墙成了城。国人绵延万里的高墙类似县城城墙,如是也便成了城-长城。
提起这城墙,我想,这是不是咱们族群缺乏安全感的表征?咱们族群的先人是不是曾经遭遇过几乎灭顶的灾难,从而在自己和后人的神魂中植入了恐惧?放眼中原大地,几乎家家户户都要筑墙,一家人圈在墙和房构成的封闭的天井里。几乎县县都要筑墙,将聚居的人们圈在封闭的城墙内。作为国,在国界上筑墙-长城,把国人圈在国墙-长城内。咱们族群的社会,用官话叫做农耕社会。国人耕种时面向黄土背朝天,收获时还是面向黄土。回家,四顾是墙,关注的是家里的粮,可能还有猪圈里的猪,天井里的鸡和狗;出门,关注的是地里庄稼。在四合院里,自己觉得安全,但是当危险已经逼近墙根了,墙内的人也看不见......  食草动物。
那天 ,夜未歸.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国人的四合院  四周围得密不透风  徒观四壁或透过天井看天  没有祸起萧墙才怪!(图片转自网络)
 
其实,墙不过就是能简单地防范与挡挡风。
蒙古人南下,长城健在,南宋还是亡国了;满人入关,长城健在,大明还是亡国了。蒙古人,食肉;满人,食肉。咱们称其为游牧民族。想那游牧民族,在浩瀚的大草原上放牧,充其量在住处筑栏,绝不会筑墙。他们睁眼走出寝间(如蒙古包),视野便是无垠的草原、山川,视线着落在羊群、马群或者牛群。他们,赶着羊群、马群、或者牛群,从一个草原,迁徙到又一个草原,还要常常仰望苍天,关注那变幻无常的风云。他们不筑围墙,自然也就没有挡住他们视野的墙,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难以逃出他们的眼睛。他们人人都善骑,自幼开始。他们佩刀随身,宰杀,对于他们是必修科目、家常便饭!食肉动物。
那天 ,夜未歸.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视野开阔  天地无垠  哪里是四合院所能比拟的!  (图片转自网络) 
动物界里,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分别居于食物链的哪一端?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孰嗜血?战争,归根结蒂往往与生存有关;生存,往往与消灭竞争对手有关。生存竞争,造就战争。战争嗜血!
国人歌中,有“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有“你要问长城在哪里,就看那一身身绿军装”。
其实,国人真的需要改换一下这“长城”思维了!
当年的砖石长城,没有阻挡住蒙古人,没有阻挡住满人,没有避免大宋、大明亡国。
当年的血肉长城,没有阻挡住日本人铁蹄蹂躏大半个中国。
国人如果真想获得安全,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那就必须放弃长城思维!
历史事实明摆着,战场上道理很简单。
不妨设想一下,将坦克的炮塔卸掉,将坦克所有的发射装置与发动机撤掉,然后用它们筑成名副其实的钢铁长城,战争的结局会怎样?
想起曾经的一部电视剧《亮剑》。在该剧结尾,李云龙所说:军魂就是与敌相逢,要有敢打敢搏的意志力,即使是弱于对手,明知会被打败,也要敢于亮剑。
提到军魂,想起一个大人物说过的话:“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任何敌人所屈服。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关键在于“要压倒一切敌人”。
长城能不能压倒一切敌人?
我看,不管是什么样的长城,都无一例外地不可能压倒任何敌人。
单凭亮剑精神能不能压倒一切敌人?
单凭亮剑精神,我看也未必能压倒一切敌人。我始终忘不了八里桥大战时,那一拨又一拨手持长矛刀剑弓箭的大清官兵是如何倒在洋人军队的排枪和火炮下的。那是一场人的血肉之躯与绞肉机的拼搏,结局是显然的!
所以,要压倒一切敌人,首先是意志力,同时还要有物化条件:必要的战争装备。
夜望星空冥想,天上的星星越来越密。我看到了那久违的北斗七星,看到了眨着眼睛的北极星。星星们在不知不觉间变换着位置。我却越来越躺不住了,山风实在是太大了。钻出睡袋,像一个孤魂野鬼般在长城上短距离往复走动着。终,还是搬回最初选定的地方,躺了下来。
也怪,蚊子,没有了。
山风,也几乎吹不到了。
温度适合了,睡意上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觉得天已大亮。侧身睁眼一看,一轮缺月挂在空中,月下有一抹长云,淡淡的。放眼南望,顺义那边的首都机场灯光依然,然而比睡前大大减弱了。
“下床”拍了月亮,拍不好。复又“上床”,钻进了睡袋......
或许又是第六感,或许是孤身在外过夜的警觉,朦胧中有一种异样感觉。悄悄地拉开睡袋拉锁,握起身边的登山杖,缓缓地转动屁股,将双腿垂向地下的鞋子。
“你好!”伴随着这两个字,一道电光横扫到了我脸上。
“哎呀,对不起!”是普通话,可是味道怪怪的。
借着月光,看到从十四楼里走过来的是个年青小伙子,短袖、短裤,背着背包,右手举着一个小小手电。歪果仁,没错,是个歪果仁。他与我始终保持着双方都觉得合适的距离。
“箭扣?啊,箭扣?”他在问我。此时,借助月光和他的手电,或许已看出我不会对他构成威胁,声音平和多了。
我告诉他向前,右转,沿着城墙一直走下去,就可以了。
月光下,我指给了他方向。
“谢谢!”他挥挥手,走了。
我按亮手机:2:20 。已经是6月25日了。
一个小时后,再次醒来,天上的星星大大地稀疏了。
半睡半醒状态下,躺到4点多,浑身酸痛。起,将睡袋着实地抖了几抖,收纳好装进背包。
东方已破晓,又是一个大好的晴天,崭新 . . . . . .
那天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十四楼前下榻处   25日“起床”后,发现腰部位置的砖面不平整,看似干了的砖,实际上蕴含着雨水 
那天 .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天亮了  

那天,夜不归宿 . . .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朝晖下  
那天 ,夜未歸. . . . . . - xuxin_010 - xuxin_010

PS:

一直思念长城。自2月27日二月二龙抬头那天看过长城,迄今已有三个月了。思念得苦啊......

5月28日,也就是前天,一人、一杖、一相机,去了怀柔,预谋亲近一下九妹~长城。

这是最糟糕的一天。正午到达北沟。穿过北沟村,那通往山里的路步步登高。头顶烈日,毫无遮拦,除了自己一顶迷彩帽。很快,T恤便被汗水浸透。感觉当时气温不低于38°C。走着走着,居然发生头重脚轻、阵阵晕眩的状况,不得不停下来,赶紧找一树荫躲进去。突然想起,不久前,单位查体,被告知:高压140,低压90 。一直血压正常的我,不相信。然而,28日这天的状况,使我不得不警惕:宁可信其有...... 。

尽管注意了休息,尽管及时地调整,可是情况一直没有明显改观。及至踏上山间小路,已经难以连续迈出第四步......

量力,适度,是自己给自己立下的规矩。山路半途中,在一树荫较大、驴友与山民常作歇息之处,停了下来。幸运的是,又一次收到上苍眷顾:一片片白云飘来,时不时地遮住了太阳,山风阵阵吹拂而来,很快心跳不再那么急促,呼吸也顺畅了许多许多...... 看着那城墙、敌楼,似乎就在咫尺,又似乎遥不可及。纠结再三, 决定,不再继续前行,休息半个小时后,下山,回返......

那天,夜不归宿 . . .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边墙已经在望 

那天,夜不归宿 . . .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敌楼已在眼前 

那天,夜不归宿 . . . - xyd059 - xyd059的博客

归程路漫漫 

这是很幸运的一天。从山路上下来到了大路,缓缓地向村里走去。心知自己有两个选择:一是进村后,在下车处再等候两个多小时,搭乘晚上6点多的末班车回怀柔,再从那里换车回城里;一是步行到辛营公交车站,从哪里搭乘公交车回怀柔。按时下状况,步行到辛营公交车站,无论如何也要耗费一个多小时,体力会有极大消耗。而且,无论哪一种选择,晚9点前能到家就不错。好在,返程中一步一步都是下行,不再气喘吁吁,不再有晕眩。信步路上,慢慢行。一个凉亭,在百步之内,暗自思忖在亭子里多休息一会儿。走着,走着,感觉身后有车,送登山游客到山脚下的车。我尽可能地站到了路的最边缘。未曾想到,那车在我身边居然停了下来。我作了一个示意其继续前行的手势......

“上来吧,上车。”

“不合适吧?”

“上来吧。在于家园就看到你了。上来,我拉你一段。”

......

那位师傅姓米(?),一直把我送到了辛营公交车站,免费......

 

晚7点前,到家了。

TIPS:今日端午节。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