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yd059的博客

琴瑟自吾事,何求人赏音。绝弦真俗论,不是古人心。(古诗)

 
 
 

日志

 
 
关于我

艾略特.欧维特说: 摄影是一条很艰难的路,人很多,机会却很少。我最好的建议就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因为快乐而摄影。说到底,摄影只是一种消磨时间的绝佳方式。

网易考拉推荐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 .  

2017-04-10 15:3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曾不止一次在这儿上下  以往是上午登上来  下午从这儿下山归去  
2014年8月12日这天不同  是在山里连续待了一天一夜后  早上从这儿下山归去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沿着这高速  头顶炎阳  踉踉跄跄向前走去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在这麒麟岭隧道出口跨越护栏踏上京承高速路 
2014.08.11那天,独自沿古北口长城走到金山岭长城。当天一夜未归......
 
知道农历七月十五是什么日子吗?不知道吧?
今天是2015羊年的大年初二,再过不到两周就是正月十五元宵节,那一天也叫“上元节”。
从正月十五到七月十五是整整六个月,恰好是一年之中。现在该知道农历“七月十五”是什么日子了吧?还是不知道?“二”---了吧,你!农历“七月十五”是,嘿嘿,是中元节!无论依道教还是佛教,这一天都是祭奠的日子,俗称鬼节。据说,鬼节这天稍有不慎,便会遭遇鬼压床或鬼打墙之类的灵异现象。当然,这只不过是个传说。
2014年8月10日,适逢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或许亡灵过节也希望没有霾,所以这天京城的空气通透性很好,能见度很高。这一天,天空晴朗,蓝湛湛,白云形态各异、变幻不一,东一片西一抹地飘在空中。秋,不高,却是少有的“气爽”。这一切预兆着第二天的天气也一定会是京城人的奢侈。
此时的我,正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素来不安分的我,自然绸缪蠢蠢欲动......
那晚预报翌日气温:最高35摄氏度,最低23摄氏度。
翌日,8月11日早5:30就到了公交车站。结果,彻夜未归......
那天,一台单反,两个口袋数码,一台三脚架,一件比绵毛衫还要略微薄一些的长袖针织T恤,一条外为尼龙绸内是薄薄抓绒的迷彩裤,一件冲锋衣,一个冲有燕麦片和一个生鸡蛋的保温杯,一斤黄油布丁,最重要的是6瓶矿泉水和5瓶碳酸饮料,统统都装进了一个双肩背包里。
那天,头戴一顶迷彩帽,遮阳兼吸汗,脚蹬一双警用防暴靴,上身一件蓝色短袖针织T恤,下着一条纯棉户外军绿长裤,腰挂一根登山杖。
早9:27,登上了古北口长城,在那边墙之上,走走看看,看看走走,一路无牵无挂。俯首大地,一片苍翠;仰望天上,白云片片碧空无垠;放眼长城,蜿蜒逶迤;山风习习拂面,好不自在,好不惬意!
古北口一带丘陵众多,多有起伏,山势却平缓许多。相连在一起的古北口长城、五里坨长城、金山岭长城,没有箭扣长城的险峻与陡峭,也没有耸立在老虎山峰顶的司马台望京楼与仙女楼之间的天险。走在这段长城上,西望可以看到潮河的曲折廻环、高踞巅峰的卧虎山长城的雄伟;东望可以看到长城起起伏伏、时而直时而弯,无尽无边,一直延伸到那直插苍穹的老虎山  峰顶之上,真真体会到长城之长。令我偏爱的是,金山岭长城,既有曲线美,又有折线美;城墙楼台或残缺断垣,或完整如初,且敌楼众多。与别处长城不同之处在于,金山岭长城,每每到那陡峭之处,马道上会砌有一道道障墙(还有一说叫挡马墙),别有一番风味。
古北口长城与高山、丘陵、四季不断流的潮河相融在一起,相对而言,八达岭长城、慕田峪长城就略显单调。最值得一提的是,只要路熟,在这一带瞻仰长城风采安全系数是很高的。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为吸引遊客新修建的城门楼子  我从古御道村绕到山口, 循着右侧小道登山上了长城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近处是古北口镇 稍远处是潮河  再远处那长城从潮河边起向西盘桓一直越过卧虎山巅峰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面前的路不平坦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面前的路很漫长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面前的路有曲折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江山如此多娇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此时的我 大有一番“明知征途有艰险,越是艰险越向前”的样子  呵呵  根本没有想到这后面有些经历并不那么美妙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这个敌楼还是有点名气的,叫将军楼  在古北口蟠龙山长城上这是地势最高处的敌楼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蟠龙山长城另一处有名气的敌楼:二十四眼楼   敌楼的四面墙,各有两层三孔箭窗 合计共有二十四个箭窗 故称二十四眼楼  这在长城之中是罕见的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站在敌楼下回望走过的路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近看二十四眼楼  看到了吧,与澳门的妈祖庙有一拼  其实此楼也就是这一面墙还算完整 走过此楼  不太远处就会被“军事禁区”的标牌拦住 必须走下城墙。
一座座倾颓残缺的敌楼,使人不由得想起当年国军与日军在这一带惨烈搏杀,涌现出“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的肃杀情境。到达二十四眼楼,已然是13:34,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到了。无论继续前行到金山岭还是折返走回头路,今晚都是难以回家了。
从禁行标牌附近走下长城,细细端详,城墙下蒿草密集如帐。树木之间枝枝杈杈勾心斗角,加之藤蔓绕下绕上、绕去绕来,虽然说不上遮天蔽日,却也如绿网碧墙。
下了城墙,便淹没在树木草丛,如果有什人要找到我,只能告诉彼:“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艳阳高照,炎热难耐。钻进荒草树丛走到城墙下背阴处,解下背包挂在树杈上,摘下已经可以拧出水来的帽子,低头一看,从两腿岔开处,往上的部分都已然被汗水浸透。盘点后,水和饮料消耗很大,已经过半。加餐,加水。
回想起一年半前,这里寒风凋碧树,皑皑白雪,一片“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般萧疏苍凉。而今旧地重遊,居高临下,满目青绿,一片勃勃生机。
想到从古北口到金山岭,行至此处,行程已经过半,一股洋洋得意油然而生......
记得有一次出遊, 从司马台长城最高处的望京楼下来不久,我搭上了从大角峪回密云的公交车。车上遇到五六个年轻人,从他们之间的话语间,无意中知晓他们刚刚从密云另外一段野长城下来。
“去过古北口长城吗?”一个颇有点亲和力的小伙儿跟我搭讪。
“嗯。”
“去过金山岭长城吗?”
“嗯。”
“古北口长城、五里坨长城、金山岭长城、司马台长城是相连的。沿古北口长城奔东,走过二十四眼楼,再往前就是军事禁区了,不能再走了。”实在是太累,干脆告诉他们我走过而且熟悉这一带的野长城。
“可以继续向前走的,可以一直走到金山岭长城的。”
“那得从山下走小路,中间要绕很长一段路。”我说。
“立有禁行标牌那段城墙下,紧贴城墙有一条小山路,不必下山的。我们走过。”小伙儿信誓旦旦地跟我说。
......
得意之余,思忖着究竟是循着2013年那条小路下山前行,还是依那天车上小伙儿所说......
抄起登山杖拨开树丛和蒿草,细细辨认,距边墙不远处疑似有条小路。往前走了十几米,凭经验,确实是条小路,只是久无人走。暗想:如果沿着这刚刚寻到的小路前行,一路上必有荆棘,免不了要被树枝、藤蔓、蒿草所牵绊刮扯。 取出背包里长袖T恤将身上这短袖T恤换下?可是这湿T恤该往哪儿放呢?简化环节,偷一懒,不换了。背起行装,走喽!
果然是生路难行。一路上,除了要一次次拨开拦路的蜘蛛网,更多的是要拨开横空交叉在一起的树枝,不断地要从绕来缠去的藤蔓中脱身,还要不时地防止脚下踩空滑下山坡或者被蒿草缠绊扑倒。此外,会遇到拦路柴火:当地山民为了防止驴友在山上恣意行走,砍下树枝堆在某些山路上。走着走着,自己便后悔没有换上长袖衫,后悔没有戴手套。这山路,除了有带刺荆棘,还有不少带刺的草和像 带子锯 般的藤蔓。很快,双手、双臂裸露处便伤痕累累,汗水和伤处渗出的鲜血交汇,伤处又痒又痛...,,,
走啊,走,走到了边墙呈V字状的一处。嘿,这地儿我熟。2013年3月2日那天,从山下路过的时候,就是在这一带,我第一次看到了长城上实实在在的“障墙”。记得当时,踏着雪攀爬到城墙根儿,反复观察,知道不可能登上边墙,沿边墙也无路通过,不得已又顺原路回到山下小路。此时,再往前,再往下,就会走到当年立脚处。这里地势陡峭,土石混杂,极其松软,难以承重。我停下来,左看右看,看不出沿边墙后小路的迹象。
穿行在陌生山林里是有风险的,“人顺路则不迷,舟循川则游速”。我深知独自外出安全是首要前提,尽可能保持着身体的平衡,极其小心地滑擦下去,到了山下小路上。
顺着小路走了许久,便遇到岔路。2013年走到这儿,那来这儿“户外徒步团”的老外们是有向导的,至少有三个导游陪同。一路上,每隔一段路程都会在路旁树上拴系上路标。可是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了。好在这一带相对平坦开阔,是一个小小盆地,一块块已经收获了的玉米农田,似乎在告诉我周围不远处会有人家。稍加研判,我选了一条看起来是向长城靠近的小路。走了很久,眼瞅着太阳已经明显偏西。谁知道那长城看起来不太远,走起来却似乎难以靠近。我确认,没有路可以让我再接近长城。我看到那农田边有一条小路是通向一个山谷的,山谷深处右侧靠近长城,那里有一片不大不小的黑松林,直觉告诉我不能进入陌生的山林;山谷左侧密布着低于肩部的灌木,山坡看起来不甚陡峭。整体而言,整个山谷的走向与长城并行。我稍加休息,就着矿泉水吃下了几个小布丁,随即上路。
走着走着,路就断了头,我失去了方向。看着那冉冉西沉的太阳,我担心夕阳落山时分自己被困在这荒无人烟的山谷。向左?向右?看看右侧那黑松林,难以保证里面是不是有兽,虽然看起来是可以通向长城的。左侧,碎石与黄土混合成一坡,走近了才知道并不平缓。坡上灌木密织,大都不及我肩高。
前路情况不明,尤其是在山里迷路时,人要尽可能行往高处。“站得高你就望得远”,这话是真理。山脚下,田边,我放了放水,同时也加了加水,紧了紧腰,调整了背包,深一脚浅一脚顺左面山坡向山上爬去。此时,除了后悔未换长袖之外,再次后悔这次外出未带手套。假如戴着手套,在抓向那些树向上爬的时候,顾忌会少很多。好在,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很快就消失殆尽。那时那刻,所有的想法都被一个念头挤走得一干二净:必须在太阳落山之前踏上长城。
边爬边想:务必不能受伤。
边爬边想,必须尽快找到路。
我知道自己迷路了,也知道已经没有时间让我走回头路。随着时间一分分地逝去,随着体力加速地消耗,内心不免渐渐紧张起来。
爬着,爬着,时而四肢朝地,时而立起,在没有路的山坡上不停地攀爬...... 
实在是爬不动了,双腿瘫软,冥冥之中,不免长叹:“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绝望,那一刻真的是绝望......
太阳已偏西,山脚下那农田已经离我很远,望向那黑松林,再向上望去,我看到了长城的敌楼,眼熟啊,敌楼上似乎坐着个人在向我张望。 一时间,似乎给我注入了兴奋剂。顿时,爬山的效率高了许多。
啊,哈,嘻嘻!
看到了,看到了:
眼前,距我三四个身位高的地方,横躺着一条山路。
我反转180度,顾不上身后的背包,面向青天就势躺倒在了山坡上。周边万籁寂静,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自己的胸口急促而有规律地起伏着。想笑,嘴咧开了,没有笑声;想喊,嘴张大了,没有喊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坐了起来,解下背包,摸出一瓶矿泉水,摸出一瓶饮料......。
当然,很快,那条山路就踏在了自己脚下。
这是一条高高的山路,弯弯曲曲通向一个山口,向长城那边延伸。
走着走着,瞥一眼那西边的太阳,比在山沟里那会儿高多了。长城越来越近,那敌楼也越来越近。定睛看去敌楼上空无一人,只不过是有一棵不太高的树。
走着走着,一道铁丝网横在了自己面前,路被隔断。自己兴奋起来:自己已经身临金山岭风景区了,铁丝网那边就是被圈的金山岭风景区。很快我就选定铁丝网有些倾斜的一处,选好了落脚点,将自己脚上蹬的警用防暴靴缓缓踏上去,然后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再慢慢压过去,嘿嘿......
金山岭长城越来越近,天黑之前到达已没有悬念。穿过一个山口,再绕过一个不大的山包,又遭遇一道铁丝网。越过了这道铁丝网,弯弯曲曲高高低低走过了一段路,时间过得非常快,然而那路却越走越漫长。一时间,怎么也找不到2013年登上城墙的地方了。莫非从前那登城墙处被封掉了?
心底不由得升起一丝凄凉惆怅。
......
对,对对,是那道门!
严格地说是个门洞。
离那門洞不远,紧挨着小路旁有一块风化了的石坡。顾不上那上面满布砂砾,偏一步,登上这石坡,长吁一口气,顺势趴在了石坡上,然后翻身又顺势躺在了石坡上。
渴,渴,渴!
摸了摸,背包里只剩下两瓶矿泉水和一瓶饮料了。犹豫再三,还是打开了一瓶水喝了下去。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18点。再躺一会儿。
须臾,便躺不住,却懒得起身。索性手抱背包向下面小路滑了下去......
2014年8月11日傍晚18:12,穿过那道门,登上了金山岭长城城墙。
待我走到可以清晰看到下面“垛口”---金山岭风景区官方登长城入口---的那个敌楼时,心里顿时踏实了下来,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看着那即将沉沦到天际线以下的夕阳,没有丝毫“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悲凉,反而,油然而生出一种莫名的喜悦和兴奋,顺手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门洞那边是北京密云县  门洞这边是河北省滦平县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前面还有一段路要走 能看到的右边这两个楼  都不宜露宿  露宿点要越过右侧这两个敌楼  往下走......
待我走到那右边第二个敌楼时  已经是晚7点多了  我在那里坐了许久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从图中阴影容易看出 太阳已经接近天际线  眼前是往下走  过了一个敌楼,继续往下  然后再向上登上左面的敌楼
好累啊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此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 面对这夕阳西下的景象,没有丝毫“断肠人在天涯”的悲凉,倒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与兴奋
起身向那小门洞走去的时候,依稀觉得屁股那儿似乎有点不对劲。嗯,是了,走起来似乎有股微微的凉风。顺着城墙上的马道,踉踉跄跄走过一个敌楼,再走过一个敌楼,然后再走过一个敌楼,就再也走不动了。穿过这第三个敌楼就是急剧向下的台阶。此时此刻,屈指算来,从早九点到晚7点,已经跋涉了十个小时的山路了。
坐在那高高的敌楼东门前,脱下皮靴,放眼一看,东边一轮明月,很大很大。不远处的城墙上有三两个人影,他们在下山。还有一个人,扛着三脚架,向我这边走了不久,就停了下来。这是一个摄影爱好者,专程拍长城月色来了。
有道是“十五的月亮十六圆”。
天渐黑,今晚只能在山上过夜,不可能下山了。
面对那轮明月,我想,先进餐,再去选过夜的地点。
原想,将那一瓶矿泉水和一瓶饮料保留到第二日。可是,那黄油小布丁在嘴里搅来拌去,怎么也咽不下去。无奈,只好打开那唯一的一瓶矿泉水。吃一大口布丁,呷一小口水...... 不知不觉中,那瓶水罄。
坐了不知多久,似乎感到了一丝凉意。看看四周,除了那位摄影者,并无一人。我便脱下长裤,从背包里拿出冲锋衣、长袖T恤和带有抓绒里子的迷彩裤。身上那件短袖T恤已经干了,我将那长袖T恤套在了外面。然后将那迷彩穿在了身上。待我再穿那长裤时,我才发现那长裤后面从腰部往下裂开了一道大口子,已然是一条开裆裤了。究竟是什么时候让什么东西剐割成这个样子,只能问苍天了!这会儿背包里还剩下三脚架、盛有麦片粥的保温杯和一瓶饮料,轻松多了。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歇也歇了,接下来该选个可以过夜的地方了。
走!一手挽着冲锋衣,一手握着登山杖,随着那杖点地的节奏,我向前方走去......
“下山啊?”那摄影者问。
此时,我才看到这是一位比我年轻的老者。
“是的。下山。”我答道。
俗话说“温饱思淫欲”。此时的我不饿、不渴、不冷、不热,休息了不算短的时间,却未曾“思淫欲”,只是觉得有一股睡意袭来,我加快脚步从摄影者身边擦身而过。
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可以供我栖身的地方。
不,不是敌楼里,是台阶将下尽的一个地方。它用灰砖砌成,东临一不小的平台,视野开阔;后靠不矮的一堵墙,可挡风护身;高出地面五十多公分(厘米  cm),恰好躺得下一个人并且翻身无碍。它的南面是一通道,有供人员上下的台阶。我将将冲锋衣铺在它上面,脱下的皮靴放在它靠近台阶的地方,背包放在它北侧作枕头,登山杖放在躺下的我伸手可握的地方。然后,就躺下了。想到这是在城墙之上,自然要高出周边山坡许多许多,即使那有腿的大东西想从山坡登上来,那也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初,心里踏实,头顶处偶尔还可以享受些许习习微风,侧卧时恰好眼望东方空中一轮明月,颇有“山当书桌月当灯,盖着蓝天铺着地”的诗情画意。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那晚 一轮冰月升起在东山之巅  时间2014年8月11日晚  19:48 
理应支起三脚架用单反拍  实在是太疲乏了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放大些看  月亮右侧有一串灯光匍匐在山脊 那是司马台长城 灯光延伸到望京楼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看到山腰间有人的平台了吗?那晚选定的“龙床”就在那平台上。画面上所能看到的敌楼与长城,都是那天我走过的。休息加餐更衣的地方,是平台上方左起第二个敌楼门洞前。  最下面带有平房的楼,是金山岭长城正式出入口  名字似乎叫“垛口”  那里也是这段长城眼目所及的最低处。但是相对于山下而言,它还是高高在上的,它是一个山口。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拉近点看 我选的地儿不错吧?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呶,那夜就是这样的,左是皮靴 稍右铺着用来将肉身和“砖床”隔离的冲锋衣  企求将砖的凉寒减缓一些 如果把那孔洞视为灶口  我选的“龙床”还真像农家火炕
大约是晚上九点后,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不久,台阶上下来一人。
“没下山啊?在这儿过夜?”那人问肩扛三脚架,项上挂着相机,借着那轮明月我看到。
“嗯,就在这儿过夜了,呵呵。”我答道。
“恐怕不行,你受不了的!”
“为什么?”
“我们在山下屋子里,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得盖棉被,你在这山上,穿得又这么单薄,又是露天,肯定受不了的。”那摄影老者又说,
“将军楼你知道吗?”
“知道,那里面有戚继光的塑像。”我答道。
“如果你执意不下山,我建议你到将军楼里过夜。想必你知道那将军楼旁有一个小卖部吧?”
“我知道。”
“你把小卖部的长凳扛到将军楼里,用它作床,可比这儿强多了。曾经有些老外就是在将军楼里过夜的。”他满怀善意地说。
“嗯。好的。”我敷衍着。
......
那摄影的老者走后,或许我曾短暂地睡了一会儿?回忆不起来了。只记得,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轮明月越来越高,似乎在变小,但是却越来越明亮。月光下的我,在接近午夜时分,感到自己的身体由凉渐渐变为冷,进而感觉是寒冷。先是将自己双臂交叉平放在胸前保温,无果。初,是身体微微颤栗,继而身体抖动的幅度不断增大,再后来是上牙与下牙不由自主地相互敲击,而且频率越来越高......
终于,躺不住了。我将那饮料摸出,喝下去,期望着那饮料里的糖或许会给自己增添点热量。可是,没效果。
我翻身下了“龙床”,套上那双皮靴,拾起那件冲锋衣套在身上,拉上了拉锁,然后背上了那双肩背包遮住后背。还是冷寒难耐。突然,我记起背包里那个保温杯。拿出保温杯,打开,呷一口,哪里有一丝热气?未等下咽,就感到一股极浓的馊味似乎直冲面门。急忙吐出,然后将杯中物倒了个干干净净。
不行,这儿是待不得了,走,立马儿就走,现在就离开这儿。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那最高处上有楼橹(舖房)的敌楼就是将军楼(长城上有好多叫作"将军楼"的敌楼)它右侧是小卖部 到将军楼 我得先从前面小豁口下去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看到了吧, 从我下榻处到那将军楼是很不近的一条山路, 走过去既费时又消耗体力,  运动量是相当大的。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上面就是将军楼  其右侧露出山墙的平房就是小卖部 
我平静而从容地离开了那平台,下到垛口,再步步登高,不知道耗费了多长时间,登上了将军楼。那一路的感觉,现在没有印象了,有一点记忆犹新,那就是到达将军楼那高处时,冷寒不再,身体不再颤栗,牙齿不再打架。现在看看这段路,走上去是该出汗的......
从将军楼一层登上二层楼橹(舖房),要经过一段狭窄而且梯度很大的台阶,一次只能由一人通过。二层平房里立有戚继光的塑像,塑像前有一善款钱柜,透明。当我进入将军楼一层时,明显感觉里面温度是要高于楼外。上得二层,未曾进屋,突然感觉不该在午夜时分来搅扰戚大将军,随即便折返下楼,走到了小卖部那里。大台面的长案两个,其中有一个紧靠在小卖部的东墙前屋檐下。那屋檐下的长案,上有屋檐遮盖,南、西都有墙壁遮挡,案面不比一张正规的单人床小,躺在这木案上远比躺在那冷冷的灰砖平台上受用得多。得,下半夜的龙床就是它了。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这儿就是小卖部  那长条凳真要搬进将军楼也不是件易事 那房外屋檐下与树下这长案相对还有一长案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现在可以看清楚了  那夜我就睡那位于柱内、墙里、窗外角落处的长案上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拉近些看 呶 就是这张案  就是这个角落 此处紧靠金山岭长城将军楼  相对周边实际上是最高地带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瞧,这窄窄的楼道就是将军楼一层与二层之间的通道  拍照时恰有外国女士要登二层
或许我在那“龙床”上真实地睡了一会儿,或许始终没有入睡,只是在那儿躺了许久?记不得了。
长城上凡是冠以“将军楼”的敌楼,所在之处的地势必定要高于周边。登将军楼那段路程上积攒的热量,很快便被高处山冷抵销掉了。当身体几乎又要颤栗、牙齿几乎又要相互撞击的时候,我翻身下了“龙床”,望了望那轮明月,明月已经偏西。看了看东方,启明星所在那一方的天空似乎被撕裂透露出一线鱼肚的白。瞧了瞧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于是,不再“睡”。
拿出三脚架,顺着长城马道走到将军楼东侧制高点,将相机固定在三脚架上,将镜头对准了东方......
眼看着东方天际线渐渐清晰,鱼肚白渐渐变红,东方绽露朝霞,红日呼之欲出......
转脸西望,那轮明月斜挂在将军楼西南上空,真真实实的“边关晓月”展现在眼前,一时间自己似乎融身于画中......
再转脸东望,朝霞铺展着,山里的日出是不可言状地动人......
当我看到那似乎是跳着出现在天际线上方的红日时,全身的血液都在上涌,那一刻,什么饥寒交迫,什么劳累孤独,都统统一扫而尽......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东方欲晓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朝霞绽露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边关晓月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朝霞满天
 
“机位选在这儿不错。”听口音是上海人,携带有很好的相机和一整套正规摄影器材。
这已经是2014年8月12日了。
不多会儿,又来了一人 ,听口音,是北京人。
“老爷子高寿?几点上的山?”北京人问我。我含糊搪塞了一句什么,记不清了。
“昨晚到的金山岭,夜里就宿在这长城上,在那儿过的夜。”我用手指了指。
“老爷子夜不归宿,家里人放心吗?”
“这段时间,只我一人在北京。”我答道。
......
他们提前一天到金山岭,夜宿山下宾馆。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右面是上海遊客 左面是北京遊客 身后不远就是将军楼和小卖部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说这次“折腾”使自己剥了一层皮  当不为过吧   这是12日下山后时隔四日时的状况  全拜11、12两日的日晒所赐 
1. 8月12日凌晨的照片,见日志《2014.08.12(续)》(2014-08-13)、《2014年8月13日》(2014-08-13)。
2. 下山时,离山脚尚有20多米高的时候,又迷路了。感觉那段山路的消逝是人为的。
3. 下山时,为了遮羞,将长袖T恤脱下扎在腰间,作成屁帘状,遮住了那开裂的部分。
4. 下山后那段经历,见日志《这段情已尽》(2014-09-01)。
5. 8月12日下午3点40分,到家。
6. 34个小时里,喝掉的瓶装矿泉水和饮料共计15瓶,体力极度透支,以致于人脱像。
7. 怕了山中的夜。夏季,假如打算在山上过夜,必须携带睡袋,一定要按冬天在外露宿那样做准备。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8月12日早 8点11分, 下山      然后---高速路(北京--承德高速公路)----村庄----车站----密云县城汽车站980路----东直门
2013年3月2日,我曾沿古北口长城独自走到金山岭长城,顶风踏雪历时七个小时,走得很苦。(见本博日志《春赴古北口》2013.11. 12 )那晚回家路上一声低唱:再走一次,草木欣欣向荣时,独自一人。
人生如歌,“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神奇的是,经过那一天一宿的折腾,老家伙居然没有感冒!
有时我就想,痴是不是也有痴的好处?或许,正是由于上苍看到自己对长城这份缠绵的痴,才给予格外眷顾。
感谢上苍!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在古北口蟠龙山长城途中小憩
2014年8月11日那晚,孤身露宿金山岭长城,成就了本篇小文:《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一声低唱,缠绵痴了谁 - xuxin_010 - xuxin_010
新的一天,又是。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