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xyd059的博客

琴瑟自吾事,何求人赏音。绝弦真俗论,不是古人心。(古诗)

 
 
 

日志

 
 
关于我

艾略特.欧维特说: 摄影是一条很艰难的路,人很多,机会却很少。我最好的建议就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因为快乐而摄影。说到底,摄影只是一种消磨时间的绝佳方式。

网易考拉推荐

转发,疑义相与析  

2015-01-21 15:5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文字来自网络】

时代与人

--资中筠章诒和对谈

【2012年,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文化沙龙在北京举行了主题为“时代与人”的特别专场,出席者是去年大陆文化界的“年度人物”资中筠和向来不愿在公开场合露面的章诒和。这两位生于民国的传奇女性,一“洋”一“中”,一位擅于条分缕析地说道理,一位长于千回百转地讲故事;一位平静如水,一位热情似火…当然,对大陆社会现状和未来,也都毫不掩饰有发自内心的忧虑。】

Q1全球化时代,我们现代化了吗?

资中筠:不光是中国,现在全球各个地区、国家,整个人类可能都在面临一个拐点:人类与科学的关系。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科学是造福人类的,但当人类驾驭科学的能力远远超过人类驾驭自己的能力时,科学到底是造福人类还是毁灭人类,尚未可知。在我看来,一方面是环境遭到破坏,另一方面是军事科学—就是为了打仗才拼命去研究一些新的产品,然后这些东西还可以变为民用,这是很可怕的。2011年是辛亥百年,出现了很多文章,对于一些原来有“定论”的历史人物、事件,出现了很多不同看法,有一个小小的“百家争鸣”。这让我感慨:我们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特别是在精神层面上,到底有没有进步?最近,我碰到了2011年版《共和国教科书》的出版人张立宪先生,我觉得他非常值得敬佩。这套《共和国教科书》原是1912年出版的,至今正好100年,那时候还是文言文,但那时候的思想比我们现在的教科书要新多了、进步多了,包含了很多人类当时最前沿的思想。所以,我觉得我们要好好想一想,过了100年,我们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章诒和:全球化进程修改着每个人的体验,时空空前扩展,词语语汇空前丰富,打开电脑成千上万,而关上电脑后不再有人能说出当年周作人那样的语言、林语堂那样的幽默…回到中国的现实,就是人太多了。从社区到边远的小镇,彼此似乎那么靠近,心却遥远,你摔倒了我不会扶你一把,彼此的冷漠中,有时还有一丝敌意。在这样一个时代下,人的主体性产生了危机。中国结束了政治运动、改革开放以后,大家都以为变好了,自由民主进来了,个性得到解放了。现在有博客、微博,发文章也不是太困难了,不像从前只有几份党报…但是不是真的变好了呢?认真想想,其实我们现在的日子,从知识分子到普通百姓,基本都让位给了物质生活的欲望。中国在现代化的过程中,人没有现代化,人没有历史意义的现代化,这是我们每一个公民都应该审慎思考的问题。

Q2社会,何以至此?

资中筠:我为什么对《共和国的教科书》有这么深的感慨,一方面这与我成长的年代有关。我上小学时就是受的这种教育,那个时候早就是白话文了,而且其中关于忠孝节义的内容也比较少,关于公民道德的内容比较多。另一方面,我是人性双重论者,认为本性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所以教育就变得很重要。对社会来说,整个环境是更加有利于行善,还是有利于作恶,这是大不相同的。文化大革命中,天真可爱的学生可以一夜之间变成恶魔,把他们的老师残酷地折磨至死,而且绝不是个别现象,这在今天根本无法想象。这就是在某一种特殊的驱动下,人会变成恶魔,人性中最恶的部分都会被激发出来—这其实才是我觉得共和国教科书的价值如此重要的原因。《共和国教科书》编辑宗旨里有一句话—“注重自由平等之精神,守法合群之德意,以养成共和国民之人格”,这才是共和国国民与专制王朝中的臣民的根本不同。请各位想想我们今天的教育宗旨,是不是这样?据说所有家长都在对孩子说,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告诉孩子,从上幼儿园开始,他人就是你的敌人,竞争非常激烈。如果这个小朋友功课赶不上,你也不要帮他,别人的失败就是你的成功。我们常说“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但资本主义市场竞争并没有恶性竞争到这个程度。所以我认为是从小学开始的这种教育,把人异化了。中国不但个人之间排名次、学校排名次,国家也要在世界上排名次。我一再呼吁我们不能自以为是除了美国之外的全球第二,认为多少年后世界第一就不是美国,而是中国了。首先,这个不现实,而且要是奔着这个目标去做的话,将会给整个国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但现在这个说法非常能够鼓动人,而且各种主流媒体都在鼓动这种说法,使很多年轻人热血沸腾。这种心理状态是非常危险的,而且是不友善的。“多年媳妇熬成婆”后必然也压迫她的媳妇,这个心态不能改变的话,我们永远不会有一个平等的社会。

章诒和:我总结了我们这个社会的人是怎么变成今天这样的,有三点。

第一,请把人当人待。这里有一个“请”字,可见是有针对性的。1958年6月,康生在中宣部的政治思想理论教育工作会议上有一个讲话,声色俱厉,点了两个人。要知道,当时在场听会是中国中央直属机关、高等院校、政府机构的要员,他在会上点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冯友兰,一个是张岱年。这两位哲学大家都已经不在了,现在北大哲学系再没有这样的人了。康生在那个会上讲,冯友兰的哲学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什么哲学,一点语言学罢了,都在那里诡辩。说得不好听一点,他什么都不是。接着说,张岱年去年出了《荀子哲学思想》,那叫什么东西!《学习》杂志竟然还给登了,胡说八道!我认为这不是点两个知识分子的名,而是没有把人当人待,连最起码的平等、最低限度的尊重都没有。先不要讲什么大师,只说教师,你可以这样待他吗?我可以说,这种做法,像康生这样的点名,现在还有,不过不是在公开场合。在拆迁现场,一群官员看着老百姓从楼上往下跳,看着老百姓把汽油往身上浇…有平等吗?有起码的尊重吗?

第二,请别把人当神待。1959年9月,刘少奇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讲:“我这个人就是积极提倡个人崇拜,‘个人崇拜’如果不大好听的话,可以改成毛主席的领导威信。我长期以来就搞这个,七大以前我就搞,七大修改政治报告我还在搞,我告诉大家,我现在也在搞,将来还要搞。”这是刘少奇原话。在几年后的文革中,我记得清清楚楚,1967年8月5日,红卫兵揍了他,刘少奇很不服,从口袋里掏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说我是这个国家的主席,我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保护,你们要罢免我,要通过全国人大。有谁听?没有法治,没有人性,有的就是你长期致力于的个人崇拜。这段资料来自于刘少奇的公子刘源的撰写,他说,父亲为这个错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第三,请把自己当人待。做人要有德,这是现在非常严重的问题。我看了电视台关于地沟油的专题报道后很难过、很沉痛。天啊,同胞骗同胞、同胞害同胞、同胞坑同胞,这个社会现实太恐怖了!全社会道德彻底崩溃了!无可救药的世道,无可救药的人心……这是建国六十二年来只讲政治,不讲道德;只讲思想觉悟,不讲修身养性;只讲爱党,不讲做人的结果。同情不讲、慈悲不讲、忠厚不讲、认识美不讲,就是现在这个后果。老百姓害老百姓,心安理得。更重要的是,年轻人看到的和宣传的恰恰相反,现实和理想恰恰背道而驰,这就造就了伪君子。学术界严禁剽窃、杜绝抄袭,这是最起码的学术规范,可现在,在大学围墙内,学术论文、硕士论文、博士论文“一条龙”服务,明码标价,明目张胆,痛心疾首!

Q3这个世界会好吗?

资中筠:关于这个世界会变得怎么样,是更美好还是更糟糕。这个我也没法回答,但是我的忧虑很多,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是比较倾向悲观的。我曾与周有光(中国知名语言学家、文字学家)先生有过一次谈话,他站得高、看得远,心胸之豁达使我非常钦佩,他说你不要着急,人总是要向着一个方向前进,如果走了弯路,慢慢也会回到轨道上。这是他的看法,我希望他的看法能够实现。

章诒和:胡耀邦先生有一句话,“什么叫改革?改革就是退步。”所以我希望大家都退步。那些虚无缥渺的东西快把人害死了—这是第一第二,我们人应该怎么做?按照一个人的样子去做就行了,其他的都不要讲,把人的标准降到最低,诚实一点、善良一点、踏实一点,中国人能做到这些就行了,地沟油就没了,剽窃也没了。做人就是从最基础的开始做,我特别害怕那种非常高的目标,中国的目标一向高。

【在沙龙现场,章诒和反复强调自己是个“只能讲故事”—而且是“只能讲那种陈腐不堪的老故事”的人。“时代与人”这样的“时髦话题”令她紧张不安,于是她在家里准备了讲稿,像备课一样准备了自己的发言,“我是很认真的”,章诒和认真地说,“即使我说的很不对,但是章诒和也是很认真的。”话音未落,台下掌声已起。章诒和讲起了她熟悉的老故事,这一次的主角是上海流氓大亨杜月笙。】

章诒和:杜月笙的故事非常值得拍成电影第一个是杜月笙如何对待章士钊的故事。章士钊曾留学英国,主修政治和法律,兼修逻辑,“逻辑”这个词就是章士钊的翻译。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章士钊辞去东北大学的教职南下上海,可没有学校聘他做教授,他开律师所挂牌做生意,也很失败。杜月笙闻听此事后,便伸出援手,聘他为私人律师,付给他每月一千块。霎时间,章士钊的律师事务所极红火,迅速扩张,每月收入过万。大家对章士钊投靠杜月笙非议很多,章士钊自己也说,我现在就是吃“流氓饭”。但这里面有义,耐人寻味。另一个是杜月笙和孟小冬的故事。1949年,杜月笙携全家从上海到了香港,打算全家移民法国。一天,在他家的客厅里,杜月笙召集全家开会商议办护照的事,数了数一共是27张…这个时候,孟小冬在旁边轻轻说了一句,“我跟您去,您说我是您的使唤丫头,还是您的女朋友呢?”出言极轻,但杜月笙听懂了,忙说,“办护照的事情暂停,赶快把我跟阿冬的婚事办了”。一时间杜家人全傻了,二人很快完婚,孟小冬成为了杜月笙的五姨太。转年到了1951年,因为杜月笙病了,法国没去成。8月初,杜月笙清楚自己快不行了,他让大女儿到汇丰银行取回当年存放在那儿的一个包裹。取回来,杜月笙打开包裹—里面全是借条!其中数目最少的一张是5,000美元;最多的是500根当时最贵重的金条;落款全是国民党的军政要员。只见杜月笙一张一张地看,一张一张地撕…他的女儿非常不解,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杜月笙说,我死后不愿意你们去要钱,不想让你们跟他们打官司。这叫杜月笙!到了8月7日,杜月笙开始安排后事,他让秘书开三份遗嘱,其中一份就是关于财产的,有现钞、债券、不动产…遗嘱立完后,他命仆人取来一个包裹,里面有10万美元,然后让杜家人按照先外后内的原则当场分钱。分到孟小冬,一万。“这点钱我怎么够花”,孟小冬脱口而出。杜家人当时就有耳语,要不是老头子慌忙给你办婚事,两千你都别想。然后散了,各自拿钱回去。此时,杜月笙把仆人叫进来,从枕头里拿出一个口袋,里面有7,000美金现钞,点了4,000,他对仆人说,“你给妈咪”,妈咪就是指孟小冬,他说,“最苦的是妈咪”。十天后杜月笙死了,死时64岁。我觉得杜月笙非常值得拍成电影,值得现代人去思考。现代社会的实用主义、趋炎附势、人心之险恶,看到人快死了也不帮一把…杜月笙是混蛋,是流氓大亨,不是人,但是他的故事中有没有现代人可以思考的东西?传统道德里究竟有没有现代人可以继承的东西?请诸位和我一起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